婉華的故事

婉華剛完成大學學位的時候發現患上乳癌,她自言彷如面臨另一場考試。得悉病情後,她淡定地蒐集相關資料「做定功課」作好準備,但生活上亦有憂心的時刻,例如擔心失去收入來源、害怕家人怪責等。直到她來訪銘琪中心,得到腫瘤科護士的支援和同路人的窩心鼓勵,陪伴她面對各樣難題。

婉華言談舉止十分溫婉,與人交談時臉上總是帶著微笑。起初她發現胸部有異物感,其實早有心理準備覺得很大機會患上癌症,但確診後始於感到難以置信,猶如晴天霹靂。她擔心身體能否承受治療的副作用,亦擔心將來停工後的收入來源,而無形的壓力最令婉華吃不消,她經常往壞的方面想,害怕家人會責備自己,「屋企人肯定會講,梗係你有呢樣果樣唔好,所以先有cancer(癌症)啦」。因此,婉華一直沒有跟家人提及病情。直至完成第二次手術後,婉華終於鼓起勇氣發訊息給姐姐,還用了兩天時間反覆修改訊息內容免得嚇壞家人。豈料家人的回覆與婉華想像的恰恰相反,不單沒有責備,而且還細心照顧她的起居飲食,令她可以放心繼續療程。在屯門醫院面見腫瘤科醫生後,婉華想起之前在香港防癌日攤位中認識了銘琪中心,於是她沿著醫院的告示,步進銘琪中心。

第一次踏進銘琪中心,親切友善的腫瘤科護士便上前迎接婉華。面對著一班陌生人,婉華的心情當然緊張,但經過腫瘤科護士的詳細講解,婉華便開始發揮「好學生」本色,拿出藥物單向腫瘤科護士查詢化療藥物的使用方法和副作用。婉華有空時會參加銘琪中心的心理講座,學習調節和舒緩負面情緒,也有參與音樂治療合唱團唱唱歌,透過音樂與其他團員互相鼓勵。她說︰「醫院的環境很難與人交談,在這裡(銘琪中心)和旁人打招呼、與其他人分享近況是件輕鬆的事。」婉華患癌的朋友寥寥可數,難得在銘琪中心遇到同路人,她們無所不談︰由討論乳房重建手術,到分享生活點滴,所有事都可以暢談交流。同路人之間的互相扶持成為婉華治療路上的力量。

婉華現時一直佩帶著頭巾,因為開展化療療程後,她的頭髮便開始掉落。她坦言感覺非常難受,頭髮一小束一小束地掉落,到最後她隨手一梳,長髮便輕然掉下。最令人痛心的是化療所引起的副作用不止於掉髮,婉華的體質較常人弱,在六次化療療程中發了三次燒,就像考試,情況可算是徘徊在「不合格」的邊緣,嚴重的話甚至要終止療程。某次化療後,婉華口腔出現潰瘍,她擔心晚上可能又因白血球數量過低而發燒。不知所措之際,她立刻致電銘琪中心的腫瘤科護士詢問。不出所料,婉華晚上真的發燒了,但經腫瘤科護士的專業講解和及時的安慰,心裡少了一份慌亂和懼怕。

現時婉華已經完成所有電療療程,但仍需要繼續服用藥物十年,才能真正「畢業」。經歷完這場突如其來的「考試」,婉華似乎找到了新的生活節奏。婉華笑言自己個性很急,以前學業、工作忙碌,同一塊麵包要分開數次才吃完,現在學會了放慢生活節奏,定時進餐,吃飯細嚼慢咽。腫瘤科護士及同路人也偶爾提醒婉華要再放慢腳步,很多事情都急不來,就像老師勉勵畢業學生︰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這才是新生活的開始!」